:: 阿根廷。春光 :: 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跳支探戈

布宜諾斯艾利斯,難得一個冗長卻被我牢牢記住的名字,在那部我看過幾次的電影裡聽過,然後,我記住了,總有一天要來到。

那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《春光乍洩》,電影中,由張國榮和梁朝偉飾演的一對戀人為了尋找一座瀑布,從香港來到阿根廷生活,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展開一段愛恨纏綿。二十多年前,周遊列國不如現在簡單,兩個人放下一切跨越地球,看似年少瘋狂,但我總覺得有那麼一點浪漫。

據說當初導演王家衛選擇阿根廷是因為那裡是世界的另一端,但導演連要拍什麼都還沒決定就領劇組前往阿根廷,摸著石頭過河,卻成就了一部美麗的電影。

要說阿根廷是世界的另一端實在不為過,在地球上,阿根廷確實是香港的對蹠點。等於說你站在香港的一點,跟另一個人站在阿根廷的某一點,把這兩點穿過地心連成線就是地球的直徑,你們在地球上將會是剛好腳對著腳,這也是地球上距離最遠的地方。

七月九日大道(Avenida 9 de Julio)

到達布宜諾斯艾利斯時是初冬,雨紛紛的,路上人不多,我從七月九日大道開始感受這座城市。這是電影中出現很多次車水馬龍的那個道路,同時是全世界最寬的大道,起名於阿根廷獨立日。

跟華盛頓紀念碑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方尖碑標誌著七月九日大道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
聽說來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就得嚐嚐Pizza,由於阿根廷人多是西班牙和義大利人的後裔,源自義大利的pizza再加上點南美的改良,造成了阿根廷非常好吃的pizza。走進一家在七月九日大道附近有80年歷史的Pizza店,裝潢確實透露點年代感,但正因如此才顯得特別。對於西語的餐牌,我勉強還知道點經典的Margheritta一定對,再指指點點看上去好吃的,就順利點完餐,拿到熱噴噴的Pizza。這裏沒有座位,大家都找個位置站著享受pizza。

我沿著七月九日大道散步到San Telmo區。布宜諾斯艾利斯被稱為「南美巴黎」,據說以前的人很喜歡法式建築,於是從歐洲採入材料,建造一個屬於南美的巴黎。走在路上,真的會有錯覺自己正走在巴黎街頭。

是不是總有種巴黎的錯覺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原本以為怎麼大家都把不要的沙發丟路邊,但後來看到沿路都是同款的沙發,猜想應該是路邊讓人休息的椅子。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
San Telmo區

San Telmo街道和建築古典懷舊,散發著殖民時代的氣息,建築透露著歐洲的浪漫,街道旁卻不期然地帶點頹廢感。

看起來像歐洲,但仔細看建築和街道又有點久未修葺的感覺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走進房子裡裝潢和配色像時光倒流到七八十年代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
來到San Telmo最主要還是為了Bar Sur,就是《春光乍洩》裡黎耀輝和何寶榮在分道揚鑣後重遇的酒吧。可惜我到達的時候時間還早,酒館還沒營業。這是我第一次到這家在轉角的酒館,可是就是有種熟悉的感覺,彷彿我曾經坐在酒館裡親眼看著那對戀人吞雲吐霧 。

在轉角的Bar Sur,《春光乍洩》電影中經典場景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櫥窗外貼了不少照片,嘗試尋找熟悉的臉,可惜似乎沒有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
Plaza Derrago擺放著週末市場,販賣著各式各樣的小物,有復古杯碟、黑膠唱片、軍人勳章、小飾物等,是一個尋寶的遊戲。再而走到Mercado de San Telmo,是類似菜市場和市集的地方,坐下來吃個picada,通常是起司、火腿配上葡萄酒,這就是很多阿根廷人的午後。

剛好乾火腿和起司都是我的最愛!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
La Boca

第二天來到La Boca,也是《春光乍洩》裡主角住的區。記得出發到這裡時,沙發主再三叮囑我不要自己亂逛進小巷裡。這算是貧民區,在風光色彩的遊客區外,聚集了嫖賭毒。不過,在風和日麗的白天到來,實在感覺不到危險的氣息。

La Boca最大的特色莫過於七彩繽紛的房子,據說是當年船員在這裏上岸休息,漸漸蓋起了鐵皮屋並塗上用剩下的油漆,一桶油漆用完就下一桶,漸漸形成七彩繽紛的房子。

La Boca位於海邊,一到達就有種休閒舒適的感覺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隨處可見的「名人」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但實在不懂為什麼每個都做得有點像鬼屋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七彩繽紛得房子變成了La Boca的特色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壁畫上也到處能見探戈,這裏是探戈的起源地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
七彩的房子如今變成遊客聚集之地,有不少售賣畫作和紀念品的小店,身為探戈起源地,也開了無數以探戈表演為主的餐廳酒吧。走在La Boca,哪裏都聽到手風琴彈奏出輕盈跳躍的旋律。

我從小就很喜歡手風琴的聲音,記得小學時有一位男同學彈奏手風琴,我就喜歡上他了哈哈(@Buenos Aires, Argentina)

隨意找上一家探戈餐廳,喝著酒欣賞在微冷日光中起舞的表演者。我總覺得探戈是熱情性感的代表,在節奏鮮明的音樂下,男女舞者緊貼身體,時而奔放地舞動、時而輕柔地搖曳,偶爾充滿電力的對視,舞動期間就如世界只剩下他們倆。欣賞的時候我總想起《春光乍洩》裡,那對戀人在古舊廚房裡纏綿蕩漾的舞姿。

我很想找到電影中黎耀輝和何寶榮住的房子,可惜一直找不到確切地址。後來得知我的沙發主跟電影拍攝有些淵源,約定好下次重回阿根廷的話,可以幫我找找看,我不得不期待下次來臨。

我眼中的布宜諾斯艾利斯

當初計劃阿根廷之旅時,曾經到過阿根廷的朋友都說布宜諾斯艾利斯就跟歐洲一樣,我應該不會喜歡。不過,我倒覺得布宜諾斯艾利斯蠻能代表阿根廷的。阿根廷在20世紀初是最富有國家之一,天然資源豐富。可惜自從1930年的經濟大蕭條,加上其後的軍事政變,阿根廷慢慢衰落,直到現在幾乎跟發展國家拉不上邊。

布宜諾斯艾利斯街頭的建築讓我以為置身於歐洲,看起來乾淨發達,提醒著這裡曾經是非常富有的國家。但走遠離遊客區時,又不難發現似乎久未修復的舊建築和稍微髒亂的街道,好像時光在幾十年間停滯了。

無法以一詞形容布宜諾斯艾利斯,這裏集浪漫、熱情、古舊、萎靡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