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 浪遊巴基斯坦 :: 回憶拉合爾 Lahore

拉合爾展現了斑斕璀璨古文化的一面,回憶拉合爾,就是很適合愛懷舊的我,到處都如置身時光機回到過去一樣。而作為我在巴基斯坦看的第一個城市,這裏的人大概是我遇過最友善的人們。

Advertisements

:: 浪遊巴基斯坦 :: 伊斯蘭教的「聖誕節」

在巴基斯坦期間剛好遇上伊斯蘭教國家的重大節日-穆罕默德先知誕辰。到達前對這個節日毫無認知,沙發主說這是「穆斯林的聖誕節(Muslim's Christmas)」。
平常寂靜的巴基斯坦晚上,在這一天熱鬧起來,要是這是我在巴國的第一晚,我鐵定以為這是夜夜笙歌的國家。

:: 沙發衝浪日記 :: 巴基斯坦-CS大家庭

在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 Lahore (拉爾和),我遇上了看過最溫馨、和睦和團結的沙發衝浪大家庭。
在 Lahore 這段時間即使我是獨遊,卻幾乎每一刻都有人陪著我,每一頓晚餐都像是家庭聚會。期待再次回到 Lahore 沙發衝浪的家庭!

:: 浪遊印巴 :: 警察護送我過境印巴

這次浪遊印巴最特別的經驗莫過於印度到巴基斯坦的過境巴士,有媒體說印巴邊境是世界上最危險的邊境之一。兩位乘客卻由三名警察護送,再加上警車開路,一開始看到這麼多拿著 AK47的警察保護,還以為邊境真的隨時開火或有人來綁架我,好像真的可能有危險?
結果這個「最危險的邊境之一」真的危險嗎?

:: 浪遊印度半百天 :: 流浪到 Pushkar沙漠

「在這兒,無窮無盡波浪起伏的沙粒,才是大地真正的主人,而人,生存在這兒,只不過是拌在沙裡面的小石子罷了。」-三毛。
看過三毛在沙漠的故事,她的文字、敢愛敢恨和瀟灑,讓沙漠這個本來就有點神秘的地方,更多了點浪漫和灑脫。

:: 浪遊印度半百天 :: 恆河邊的生與死。Part 2

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。看著屍體被無情的火燒著,無人在意這軀體的主人生前是誰,富與窮、好與壞、美與醜,在死亡面前都只是一個軀體而已。軀殼成為灰燼被撒進恆河,印度人相信恆河能讓靈魂進入輪迴,對死後的未知就交託給著神聖的河流,完結圍繞著恆河的一生。

:: 浪遊印度半百天 :: 最危險的印巴邊界?

有人說印巴邊界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危險的邊界一條界線,兩道鐵閘,幾位軍人,象徵了兩個世仇國家的交往與仇恨。這兩道門更像是友誼之門,接通了兩國人民。但他們挑釁的動作,以及兩國人民叫喊的愛國口號,一再提醒這兩國的矛盾。我有幸踏過這界線,見證同一個儀式,感受完全不同的氣氛。

半工具文|印度簽證慘痛經歷

搜尋香港護照持有人如何辦理印度簽證就是一個大困難,雖然我的簽證過程非常非常非常不順利,但更想分享一下:前半部分是資料性的申請方法,後半是我個人的慘痛經歷。